品牌观察

品牌观察 数字营销 趋势话题 商业观察 公关传播 项目精选 social营销
麦迪逊邦也在新旧年交替之际,采访了群邑中国首席投资官底飞,就明年媒体价格走势、消费者变化以及群邑未来布局等进行进一步深入了解。
刚刚过去的2020年,货拉拉获得了一笔超5亿美元的融资。一边是平台做得不够好,另一边是资本继续加注,背后的原因既有历史沉积,也有现实境况。
2020年最后两天,抖音发布这样一条片子,为国人总结这个不平凡的一年,在时间点和平台定位上,都可谓恰如其分。
众所周知,最初的 B 站只是一个小众的追番网站,后来它慢慢发展成了一个泛娱乐的视频网站。
12月18日,2020中国品牌节(第十五届)年度人物峰会暨颁奖盛典在京举行,600余人出席活动。
品牌的成长,最离不开的是用户。如果说上市,是企业的一次成年礼,那么用户则是这场盛宴最重要的嘉宾。
上周泡泡玛特IPO,冲破千亿港元的市值引发了巨大的关注,也造成不少争议,其实都很正常,对王宁和泡泡玛特来说,专心做好自己的事、不断为中国的IP大产业创造新的价值,就是功在千秋。
如今,越来越多的国货品牌不甘于默默无闻,开始在走向“国潮”的道路上进行探索。未来,我们相信,社交平台上也会走出越来越多“国潮”。
总而言之,泡泡玛特商业模式的关键在于IP生命周期的长短和IP推新的成功率。
“想起少年的时候,总有一个角落自说自话,涂涂画画,无所顾忌的占有,谁理会规矩与缘由。回过头去,我们从未真正拥有,有的不过内心的自由”
在未来,无论是消费品,零售,还是电商的竞争,都会进入存量用户争夺时代。
随着曝光次数的增加,消费者的积极影响不断扩大,但当超过一定数量,消极影响将快速扩大,最终让净效果变差。
属于中高端餐饮市场的风口再次降临,未来十年,高端餐饮将会再次引领消费浪潮
这正是品牌运用IP角色的未来,既简单,又多元丰富,每一个IP角色,同时会有多个AVATAR身份出现,对应不同的亚文化人群。
他是我少年时代的头号偶像,伴随了我的叛逆莫名的成长。
在大变革的时代,“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这在另一方面却也迎来了深度重构的伟大契机。
因而在今天看来,花西子这个国风品牌的诞生,不是临时拍脑袋的决定,而是花满天在10年时间中一直都在贯彻实施的价值主张。
世界上总会有各种潜规则,比如和领导喝酒时要努力把自己喝吐、说别人不好时要说别人好、人生总有大部分时间浪费在客套上,等等。
在当下这个万物皆可联名时代,旺旺可以说称得上是一个出圈者。
今年双11营销有一个新现象就是,头部电商品牌纷纷盯上脱口秀,掀起“脱口秀+直播带货”的电商模式进行卖货。
揽胜广告:传奇的没落   精华
不管喜或者不喜欢揽胜广告,抛开一切成见,揽胜广告对创意的坚持,是值得我们承袭和尊重的。
华与华没有方法论 精华
为什么华与华没有方法论、华与华长期面临的7个问题、华与华值得学习的4大点。
而无数尾款人双十一当天深夜聚集电商直播间,订好闹钟,并准时按下付款键的那种紧张、激动与兴奋感彻底淹没了同期召开的苹果最新发布会。
王者荣耀还不是真正的文化IP,还只是一个游戏品牌。
华为在今年遭遇一系列重压之后 终于在2020年底 上线了一支激荡人心的品牌片
品牌与IP是如​何融合成内容商业,并取得市场的快速成功,实现品效合一的……
中国虚拟偶像/虚拟人IP全扫描:黑科技篇  ​ 精华
黑科技才是让虚拟人前进的驱动力,正在越来越酷炫,或者越来越简单,让虚拟偶像/虚拟人成为未来的基本。
会玩敢玩的优酸乳,相信不仅是更多音乐人的灵感创作来源,未来还会在营销行业中,为更多品牌提供灵感借鉴。
腾讯背靠微信流量用资本战投赋能互联网生态,小米同样基于巨大终端吞吐量,产业投资赋能和绑定上游零部件供应链生态,成为硬科技世界级资本生态。
和完美日记一样,花西子也是少数的彩妆品牌在短短2-3年就能突破10亿的年销售额阈值的品牌。
同时不得不提的一点是,刨除上市合规等考虑,名创优品关闭P2P其实也是大势所趋,如今的P2P早已进入退潮的尾声。
腾讯不需要做出下一个抖音——而是在各个业务线里复制了无数个“抖音”,而“抖音”无法做成“微信”,更做不成“腾讯”。
即使大环境不好,钟薛高、完美日记、元気森林这样的品牌还是撬动社交营销的力量,取得了令业界咋舌的销量神话。
我们日复一日做的事情,决定了我们是怎样的人。因此所谓卓越,并非指行为,而是习惯和思考
最近几年,中国市场出现了大量创新品牌,在消费升级的历程中,我们正在进入品牌迭代的大时代。在此背景下,这些新品牌如何尽快获取消费者信任,是新品牌营销的课题。
中秋国庆双节之际,旺旺推出了全新“职业瓶”庆祝祖国成立71周年,这跟热点的能力不得不服。
复盘快手这九年:变与不变 精华
快手秉持着“普惠,公平”的价值观,既决定了社区的底层逻辑,也将产品商业化的方向框在了私域流量之上。快手历经九年,拥有近5亿用户,日活突破3亿,成为最具研究价值的短视频公司之一,在本篇分析中,元气资本将以时间为轴,洞察快手在不同的发展阶段、面对不一样的竞争环境中的策略沿革。
资本市场对B站的上一季度财报比较失望:用户规模(MAU和DAU)环比没有增长,但是市场营销费用还在增长。各项业务收入增长很快,但是仍然没有超过市场(过于乐观的)预期。
罗永浩还钱成为刷屏级热门话题,一个欠债6亿的中年老男人,在半年的时间就清还了4亿,这是令最苛刻的批评者都佩服的。
如何在混乱拥挤的媒体环境中,迅速捕获消费者有限的注意力?这是如今做广告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