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关传播

品牌观察 数字营销 趋势话题 商业观察 公关传播 项目精选 social营销
最近,今日头条起诉今日油条,引发网友热议,一度登上微博热搜。
作为成功综艺,《乐队的夏天》自己获得流量,也让乐队出场费收入猛增。对于公关来说,也是有点启发的。
在资源固定化、竞争强势化、质变困难化的内卷时代,曾为这个科技时代深深警惕的技术后冲现象,也发生了不必要的分化。
用户一般不愿意看到广告,但我们做广告的人,刷到广告还挺开心的,毕竟自己参与过。
稿子的两大不自知是:写得太难的,不觉得难了;写得简单的,不知道简单了。
五条人带着临场换歌、夹脚拖、现场talking的段子一路红出了圈,获得了很多人的喜欢。
8月11日,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市场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在朋友圈晒图称,“想退休”。
过去一周,Tiktok在全球刷屏。以至于“余承东说华为手机马上没芯片可用了”这样的劲爆言论,只激起了一点水花。
新年初五还没过,我就接到了几个客户的电话,都在说目前武汉疫情严重,看到媒体在报道各类企业为武汉积极捐款捐物的新闻,希望给一些建议,企业现在该做些什么?这就是疫情下媒体对企业社会责任传播带来的感召效应。
元气森林,好像一直都被当作营销的正面案例。但从公关角度,不是。不仅不是,而且问题还挺严重的。
15罐是破圈的梗,大部分传播的人平时不看他的公众号,也没看这次的直播。吴晓波的操作,是在说服本来就不需要说服的人,并且进一步刺激了看不惯他的人。
如此以后,提及公关,大众想到的就不只是一些误导性的影视角色,比如《欲望都市》的samantha,比如《Flack》里的那些姑娘,又比如前阵子国内上映的《完美关系》里的卫哲还有江达琳等角色。
哈佛这篇东西,在西方已经传遍了,中国这边也做了正式的回应和各种专业的剖析。瞭望智库的解释,已经很清楚了,可以看下。 真的,有点扯。
写作一直是公关工作中非常重要的部分,昨晚我们开了一场关于:公关写作的那些误会的直播。
以某个行业为背景的文艺作品,经常会引起行业人士对“真实性”的质疑,写律师的、写医生的、写公关的都这样。以前宫廷戏还总被历史学家质疑,现在没人质疑了,反正你也没在皇上身边呆过。
最近几年,纸媒的颓废引发了很多媒体人开始转型公关、保险,而作为对接媒体记者的公关人,好巧不巧的也赶上了市场需求的疲软,纷纷开始转型。
在被各种电视剧和明星经纪人所谓“公关”带歪的画风里,阿里始终坚持在做正统公关。是的,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阿里是我见过的最忠于“公关”本质的公司。
本来不想写了,今天凌晨5点多,罗志祥再次发微博,公开回应此事,竟然还有人认为罗志祥的文案有水平,那大叔简单做个点评,先说周,再说罗。
应社群小伙伴们的呼唤,昨晚我们开了一场关于:从PR角度,切实聊一聊SEO的直播。
今天说说,形象建立。形象,是品牌最直观的表现。我们费尽心血辛苦建立的品牌,最终在人们眼中的反应,就是形象。
公关是公共关系,是处理组织与公众之间的关系。再说一次,公关的本质是做关系。 控评是评论控制,本质是控制。
张文宏说:“我们医生是非常理性的人”。非常同意。
卫哲像一个独立公关人吗?富二代傻白甜总裁江达琳凭什么?斯黛拉、舒晴那些光鲜靓丽的职场女精英是生活再现还是生编乱造?
这个品牌与代言人的连带,不是直播室里面走走货,而是深度的。
“饭圈对偶像是把双刃剑”,这句话在肖战227事件中再次得到了印证。
疫情爆发后的一个多月,不少人已经慢慢养成在家办公、卧床抠图、盘腿concall的习惯,尽力说服自己一切安好,却不料在发薪日前突然紧张起来——这个月的工资,还照常发么?
完美关系中的公关法则,一边追剧一边学习
几十万公关人不再沉默,他们表达了自己的愤怒。
每家企业面对的情况大相径庭,PR领域不存在“直接套用”,每个规划,每个思路,都是在掌握基本规律后的精准定制。
想象力不代表是天马行空,是在公关稿件的写作上尤其由此,记得“合理”二字。
来看下几个懂公关的老鸟如何借公关手段将事件转危为机,顺势造势的吧。
我在《乡村爱情》里,看到了做公关的自己。
学会面对公众,是领导们都应该把点数加足的必备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