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势话题

品牌观察 数字营销 趋势话题 商业观察 公关传播 项目精选 social营销
近日,#何同学600万粉丝ID合影#登上微博热搜,“何同学”也登上了B站站内热搜的榜首。
近日,阿里在内部论坛宣布,不再强制员工上交周报,只需要团队的一把手发月报,且不超过1000字就行。
7.9-7.13,京东电脑数码针对京东独家定制产品发起了非凡京品·京品电脑数码价期狂欢,品牌联合定制产品获得消费用户认可。
5414 0 0
新生代人群非常重视消费过程中的个性体验,那些千篇一律的“大路货”越来越无法引起他们的兴趣。
直播带货这件事,这个行当,这种风口,有什么特别重大的意义吗?不好意思,我没看出来。这话得从短视频说起。
没当过一颗直播带货韭菜,怎么能证明自己是一家与时俱进,勇于尝新的企业。只是现在,我早已不知该如何尝试。
明星直播就毫无价值吗?我看也未必,当所有人质疑唱衰时,我尝试救一下。
直播电商很热。但很多人对此的理解是从抖音快手近期的几场“首秀”里得来的;对于深耕4年、已然形成规模和生态的淘宝直播,人们反而有太多想当然。
国内偶像产业起步晚,有特殊性、有差距,无法照搬海外模式也不可能一夜赶超,但一切过往皆为序章,在视频平台、经纪公司为了同样的目标一起努力时,整个行业势必会朝着正确的方向,一路向前。
今天我将通过对比中美互联网的现象和数据,来详细解读一下“私域电商”的发展史,以及我们从今天开始要做哪些准备
在企业愈发不自我设限的情况下,今天只要有流量,作为变现手段的广告、游戏、电商没有不能做的。那么在未来的竞争当中,当内容平台加速自建电商生态,传统意义上的电商平台又该何去何从?
带货直播的兴起,让直播再次成了新风口,各大品牌、各大老板、各路明星纷纷“下场直播带货”。
由于疫情影响,所有的商业活动均被限制,品牌主为了减少损失不得不削减广告预算,或是停掉广告活动,而这对深处广告圈的我们来说必然会受到影响..
从学生上课,到卖房卖车,面对这个万物皆可直播的时代,消费企业所要面临的选择,已经不是Yes or No,而是More or Less。
巫师财经最近宣布退出B站,转向了字节跳动旗下的西瓜视频。这一举措很快引发了B站的违约指控,以及巫师财经的反击。
不可否认,直播是2020年最火的营销方式,今年,很多广告主都将本来品牌营销的预算拿出来做直播。直播能快速提升销量,能够让投入产出比更加清晰,那么在直播看起来如此有效的情况下,还需不需要做品牌了?
我以前说,4A最宝贵的资产,就是那几个有点人脉关系的BD了。这种感觉在最近尤为强烈。
白天敲锣、晚上带货,这两件事串在丁磊身上显得格外顺畅,一如他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以烟火气冲开商业硝烟。
这年头,连互联网大佬都忍不住下场直播了。昨晚,网易CEO丁老板在快手开启直播带货首秀,称这次直播主要是撒钱为主,顺便带货。
“我想放弃。”2017年春节假期的某天,一个年轻人打算结束自己的主播生涯。可是,就在计划关闭直播间的倒数第3天,流量突然大涨,原来当晚他刚好被放上资源位——于是,他继续坚持下去。
要问当下互联网圈什么话题最火?无疑是摆摊了,我随便拉了个摆摊交流群,不到几个小时,就进来了150多人,可见大家对摆摊的热情有多高。
如果一家广告公司休业一天,这些广告人究竟有何一技之长?可以摆摊卖些什么?
前段时间朋友圈看到一个地产广告圈大神的照片。配文是“你真的看开了,广告人走入了社会主流的字节跳动”。
直播是一个从过去开往未来的中停站。过去是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来是VR、AR,直播正巧卡在中间。
到底是哪些人在给主播和直播平台买单?在本期显微故事里:有的人沉迷于“抢便宜”带来的刺激感、也有“土豪”愿意花上万元打赏主播、甚至有人为了主播而离婚……
在人民网推出的《两会夜话》首期节目《为它下单!》中,薇娅与国务院扶贫办社会扶贫司司长曲天军连线对话,表达了自己在带货扶贫产品中遇到的困难。
直播卖货很热,这是事实,我们都用共识。品牌人的心有点冷,相当一部分品牌人心里是茫然的、懵逼的或者浑浑噩噩的。今天聊一聊直播卖货与品牌之间的爱与恨。
B站出圈后,有些人以及自媒体似乎特别不喜欢B站,我不太清楚原因。无论B站做了什么、发生了什么变化,批评者们总能以某种奇妙的角度找到问题:
2020年的电商环境除了社区团购、无接触配送到家、门店自提等一些列火热的关键词以外,想必“直播带货”这4个字同样是印象深刻!疫情的爆发不但给新零售行业增加足够多的助推燃料同样让泛娱乐下的直播行业突飞猛涨!
随着热播剧《想见你》从开播到完结,《Last Dance》中的这句歌词在今年年初彻底火了一把,同时也让不少人重新认识了歌手伍佰。
2020,抖音的野望  ​ 精华
以淘抖快为首的内容电商,正在挑战猫狗拼为首的效率电商。
短视频/直播电商的这团火在2020年烧得愈来愈烈,烈火烹油下,品牌们纷纷下场,做账号、建私域、邀红人种草、请主播带货,忙得不亦乐乎。
评价大多数国内汽车广告,一句话就能概括:离甲方很近,离消费者很远。
据CNNIC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已经达到5.6亿,占网民总数的62%。而随着直播带货、平台电商闭环打造等多种直播变现方式及环境的不断优化升级,从传统直播平台到各类视频平台,在直播领域的角逐将日趋激烈。
近期,只要有人谈论新消费、品牌营销,“红人带货”几乎就一定是话题中心。确实,开年以来出现了很多标志性事件:
0多年前,微软在推广Windows 1.0的时候投放了一个广告,当时作为商务经理的史蒂夫·鲍尔默在广告中化身推销员,其疯狂的动作、夸张的表情让人印象深刻,难以想象他就是日后的微软CEO。
2019年的MCN以破局之势强劲“出圈”,一举成为大众关注与议论的话题之一。
今天分享的案例是一个汽车直播的案例。我觉得对“汽车直播来说”,这个算不上开山鼻祖,但绝对是突围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