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势话题

品牌观察 数字营销 趋势话题 商业观察 公关传播 项目精选 social营销
据CNNIC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已经达到5.6亿,占网民总数的62%。而随着直播带货、平台电商闭环打造等多种直播变现方式及环境的不断优化升级,从传统直播平台到各类视频平台,在直播领域的角逐将日趋激烈。
近期,只要有人谈论新消费、品牌营销,“红人带货”几乎就一定是话题中心。确实,开年以来出现了很多标志性事件:
0多年前,微软在推广Windows 1.0的时候投放了一个广告,当时作为商务经理的史蒂夫·鲍尔默在广告中化身推销员,其疯狂的动作、夸张的表情让人印象深刻,难以想象他就是日后的微软CEO。
2019年的MCN以破局之势强劲“出圈”,一举成为大众关注与议论的话题之一。
今天分享的案例是一个汽车直播的案例。我觉得对“汽车直播来说”,这个算不上开山鼻祖,但绝对是突围之作。
正所谓好汉不提当年勇,正值当打之年的直播电商圈,大家更喜欢往前看,研究5G、6G、1080p……所以今天就“直播电商的未来”跟大家扯扯淡。
这篇文章就想来谈谈:阻碍公司做私域流量、直播等的三大组织问题。
MCN行业的全面爆发,强势“出圈”吸引了庞大的增量,这意味着行业融入许多新鲜血液。面对行业的“多维”变化,入局MCN行业的新玩家怎么样了?
才说过甜宠乏力,女明星倒追小医生的新剧《韫色过浓》便在各大榜单上高歌猛进,令追剧女孩们直呼“上头”。只能说一句,芒,不愧是你。
近日,由浪潮新消费主办的“大浪淘沙•2020新消费进化者峰会”在线上隆重举办,峰会围绕大家最关切的“新电商、新零售、新品牌”几个核心命题展开,整场直播超过5个小时,吸引了两万多名新消费领域的创始人、高管、投资人参加。
视频的能量是长视频的9倍?很多人看到这个结论立马就开始激动了:9倍是如何算出来的?为什么不是8倍或者90倍?
庚子鼠年,庚辰月初,废帝国庆拥左右操戈入室,勾连老臣,持股相胁,密谋大业,终夺玺而逃。
2020年,适逢《哆啦A梦》漫画诞生50周年,官方原本为50周年纪念电影《哆啦A梦:大雄的新恐龙》安排的上映和系列庆祝活动,因疫情影响而不得不延后。
古人说“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用在自媒体这里也相当贴切,又透着一股哀伤。
如果罗志祥没爆出负面事件,蒙牛赞助选秀综艺《创造营2020》并签下完整教练团作为代言人的“一条龙”操作将伴随着节目播出,收割新一波的热度。
在公众的认知中,蒋凡早就成了阿里的下一任“接班人”,因此围绕着这份结果,外界有猜测、有存疑、有不平也有一些“意料之中”,主流评价中,阿里已然又成功搞定了一次企业价值观的公关危机。
新直播平台成为当下不可忽视的流量聚集地,除了不断创新的内容形式,深具潜力的商业魔力也值得一探究竟!
进入2020年,直播似乎成了解决流量增长、变现的万能解药,尤其是疫情冲击下,各行各业普遍线上化或电商化。
“腾讯持股13.3%,阿里全资子公司淘宝中国持股7.2%,索尼4亿美金入股B站……”(数据来源于网络公开信息)B站备受国内外资本的青睐。
依托于网红主播李佳琦、薇娅的出圈,电商直播迅速走进大众视野,2019年成为了电商直播爆发的元年。
最近,有媒体报道公众号悄悄改版,新增了一些功能,包括订阅号的个性化推荐,公众号文章评论可盖楼,专辑功能等。在这些功能里,我认为对未来影响最大的是订阅号的个性化推荐。
直播将是“新零售”和“新场景”重要的一环,把李佳琦、薇娅夸成花,前途光明到简直晃瞎眼的那种。
直播带货好处多多,它能让商品在线上实现最大程度的可视化,能够快速提升销量,能够让投入产出比更加清晰。那么直播是非常完美的营销方式了?
这几天B站和微博出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事情,一个知名大V林晨同学控诉自己被MCN坑了,签约后一点支持都没有得到,一切支出都是自己出的,公司在自己走红后拼命塞各种他觉得有问题的广告。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关心你
谁在主导大众流行,流行如何被创造?一种趋势,一个产品,消费主义的风向如何被改变的?
今天聊聊“创意的几道坎儿”,不是什么颠覆行业的大智慧,但相信可以给一些在这个行业里迷茫的人一点前进的方向。
前面我曾经说过,在品牌营销上如何花小钱干大事,或是如何把钱花在刀刃上,是2020年所有品牌共同的一个课题。
注意,我说的是任何形式的传播,不仅仅是电视广告,朋友圈广告,还包括最近刚刚兴起的直播、内容营销等等。
什么是网红?首先它拥有流量、拥有粉丝、拥有内容、拥有影响力,而这些东西通通构成的是社交资产。
「直播带货」应该成为2020年营销圈的年度热词之一了。这么算起来,2019年应该算是「直播带货元年」。
从2018年开始直播卖货持续引爆消费潮流,当时就有一种说法:全世界大概只剩下奢侈品牌还没开直播卖货了?
老罗要去卖货了,决定要做电商直播,就在明晚8点。这是年近50的他,又一次的勇敢一跃,有人说老罗终于找对了地,也有人说当他进入某个行业时,该行业已经如日中天。
不得不说,现在的瑞幸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从咖啡到小鹿茶,到咖啡周边产品,再到无人零售,这次又跨界到数码产品。
直播带货的浪潮从2019年开始不断被放大,大量主播、线上商铺店主等电商从业者进入直播带货领域。
受到技术限制,我们的作业方式甚至回到了最最朴素的“文案” 和 “画面Layout”而组成的作品。
前几天罗永浩在我办公室附近拍片子,拍累了就到我办公室坐了会儿,也让我有机会和他聊了聊直播这件事。
已经入局和无法入局的,对视频号的热望不过是用一个焦虑替代另一个焦虑。
最近娃哈哈又不安分了,这次联合钟薛高卖童年雪糕,并且在天猫首发,一上线之后就引发网友的热烈讨论。
直播带货无疑是2020年最大的风口了,三分钟带货两百万,一场直播带货过亿等等,吸引眼球的标题层出不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