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营销

品牌观察 数字营销 趋势话题 商业观察 公关传播 项目精选 social营销
从财报数据来看,这个美团外卖“涨价”这件事情,首先是存在的。外卖客单价涨了14%,是数字事实,而且是美团主动披露的数据。
前段时间,我们面向四十余家头部营销技术(下简称MarTech)机构展开了一次简短的问卷调研,就疫情对企业的影响、不同板块的营销技术有哪些变化、目前市场存在的主要问题等得出了一些有趣的结论。
距离能产生美,还能催生出一些新的乐趣,就好像隔屏玩妆。5.20这天,天猫超级新秀在微博上发起#隔屏表白妆#的话题,开启了“隔屏玩妆”的前奏。次日,天猫超级新秀携手多位美妆及时尚领域KOL以H5为载体展示了3款“最杀”隔屏妆容,并发起KOL#隔屏玩妆吧#玩妆接龙。7个新锐美妆品牌在玩妆互动中组团出道。
郭德纲在我们印象中是以相声大师的形象出现,作为普通听众,我也很喜欢听郭德纲的相声,生动、有趣、逗乐,但作为产品运营推广的从业者,从郭德纲身上却看到了另外一层,营销鬼才的身影。
在五四青年节,B站的《后浪》广告片又成功霸屏朋友圈,再次“出圈”……
谈到直播,可能大家首先会想到李佳琦的淘宝直播、罗永浩的的抖音直播。但其实,直播内容不仅限于此。
有网友说,义乌市市民去国内各地旅游的话一定会很无聊,因为无论是杭州还是苏州,沙漠还是洱海,各地景区的“特产”、“纪念品”往往都是义乌制造。
董明珠京东直播带货销售额超7亿,刘涛聚划算直播4小时拿下1.48亿,陈赫抖音首次直播带货交易额超8200万,随着各路CEO、明星纷纷进军直播带货领域,直播电商可以说进入了下半场,相较于上半场的从草根成为网红的薇娅,李佳琦等,下半场这些CEO和明星们名气更大,且单场带货销售额更多。
“性感就是生产力!”不管你是否注意到,性感营销的确成为营销中最重要的分支之一,然而,对于这种看起来非常流行的营销方式,我们真的了解它的底层逻辑吗??
目前打开朋友圈 几乎都刷到哪个品牌,哪个明星在直播 或谁谁谁的直播销量又破亿了
跟一些海外企业聊中国营销,每个都有苦恼,听得越多共同点越多。有些是大环境造成的,有些是发展阶段的问题,还有一些,是他们合作的新兴广告公司造成的。
是什么摧毁了当年诺基亚的手机霸主地位?与其说是苹果公司,倒不如说是智能手机浪潮。商业竞争就是这样:与其警惕对手,不如紧追趋势变化。
女性比较麻烦,因为进化的比较好,所以很作,所以时代一直变,女性营销好像也要时时刷新,但女性关心的来来回回就是你在不在乎我?你说你在乎我,你说说在乎啥?很多很好的品牌一开口,却成了槽点。
2020年5月10日中国品牌日,“现代营销学之父”菲利普·科特勒通过科特勒咨询集团增长实验室进行了全球首播。
从罗永浩这样一个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持续奋斗的人身上,我们能够获得什么样的营销启发?
过去两三年,面对偌大的下沉市场和微信红利机会,社交电商成为在长江黄河之外,再挖出一条河的玩家。
开门见山,我觉得现在所谓的带货有“三驾马车”在驱动,分别是促销力、产品力和品牌力作用下的销售结果。今天的内容,我们分别来梳理清楚这“三驾马车”对于带货的一些方法论和注意事项。
不久前有篇文章「只有无能的市场部,才会热衷直播带货」,在营销圈引发热议。
为什么李佳琦、薇娅们可以一年带货上百亿,除了个人能力、天赋和勤奋,直播带货有没有底层的先进性存在?
现在关于产品营销推广的方法五花八门,感觉说的都挺有道理,但自己去操作时效果又不尽人意。
在无限复杂的互联网社交环境中,所有品牌都面临一个问题,如何做精准传播?
“出圈”,是检验一个梗够不够火的唯一标准。在万物皆可营销的时代下,“出圈”成了一种最高效的营销方式。
知乎圈子,虽然在知乎里面有个小红利,但定要抓住引流的核心-分享价值,不管做什么平台都能得心应手。
记得当时朱广权和李佳琦直播火爆全网,就有网友提到朱广权可以和撒贝宁组合直播,甚至就有人说“央视boys”是不是该重新出道了?
如何低成本且高效平稳的逐步上线,完美的复制成功门店模式,如何制定规范性统一可视化SOP,如何应对网购业务中所有落地细节?
如果回顾复工复产之前的广告营销,用直播两个字总结最容易。一切皆直播,直播就是营销。直播手法的应用速度快而猛,还没等回过味来,一切又慢慢恢复了常态。
疫情之下,全球广告主纷纷取消项目、削减预算、暂停广告支出,这不中国最大的广告主可口可乐也撑不住了,宣布宣布希望在全球范围内降低营销成本,并在某些市场于2020年第二季度完全“暂停”,以应对疫情导致的业务下滑。
“全世界都在催你长大,只有迪士尼守护着你内心的童话。”相信大家都听过这句话。毋庸置疑,迪士尼这个商业帝国在用其丰富的IP形象与故事陪你做梦。
网红、KOL、大V、自媒体等等,不管怎么称呼,今天聊的是这群人。我之前在甲方做品牌,在乙方做策略,现在勉强算垂直行业KOL,算是对各个角度的立场与需求有所了解。所以,我们谈谈当下KOL面临的是怎样的大山,以及如何翻越。
广告圈流传一句名言:“不做总统,就做广告人”。总统指的是西奥多·罗斯福,广告人指的是现代广告之父Albert D.Lasker。
有竞争就有纷争,营销界就更不用说了。而品牌间的互怼也是玩得各种欢脱,而其阵仗也吸引了不少吃瓜群众。
老罗走心而锋利的文案技法、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件策划和执行能力、以身作则正面硬杠的勇敢姿态、不逃避不自杀积极还债的担当精神、开放与奉献,随便学到哪一点,都可以鼓舞到我们的工作和生活。
品牌为用户所创造的价值,远远高于产品带来的价值,以至于用户愿意支付更多的金钱为品牌的价值买单。
2020年,风险与机会并存。从目前看,全球疫情严峻,消费安全感尚未到来,大部分非刚性消费持续滞后,需求萎缩加之外需乏力,国内消费市场竞争也必将更加激烈。
2020年开年,一场突如其来的“黑天鹅”事件,让各大城市按下了暂停键,也让商业市场的指针停摆。
2020年,你仍然是一个没梗、有梗但不会玩的品牌,这将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而如何才能量化每个公司的数字营销能力呢?我们是否可以基于每个公司数字营销能力,为他们建立一个基准(benchmark)以供参考呢?
随着短视频平台越来越“不务正业”,短视频“平台”概念走向模糊,不同的人基于不同的需求、动机在认知和理解短视频平台,平台概念有望被重新定义。
品牌比任何时刻都需要讲究品效合一,既要求实现声量的增长,同时也要求销量的转化。 要实现这一点,在我看来,首先要求思维的转变。
对于那些动辄喊出“大俗即大雅”往往又不求甚解者,用咬文嚼字的方式来开篇变得有必要。
去年在一次行业聚会上,一位在线教育的营销人问,我们每年花费亿级预算买流量,并且做的还可以,我们还要不要做品牌?
什么是跨界?当跨界遇上营销,会摩擦出什么样花火?
如果要给To C化一个标准,品牌可以思考一下,如何把500人的现场,扩张为千万人在现场的发布会,完成这个标准,就是真正的To C了。
疫情过后,企业界更重要的是重构自己的增长结构,这种结构也反映出疫情中不同企业的避险和增长的差距。
本文就来谈谈地产商业流程数据化的整体模式。
营销,纵览了全局,才看得清局部。经历了全程,才看得懂过程。